咨询热线:18995126545
漫葡 · 头条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漫葡 · 头条 > 时事聚焦

谁拿走了我们的尾巴

所属分类:时事聚焦    发布时间: 2021-09-29    作者:宁夏漫葡小镇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
有些灵长类动物有尾巴,但人类和近亲类人猿却没有。现在,研究人员可能发现了尾巴消失的原因—— 一个简单的基因变化,即一个流动的DNA片段跳进了一个新的染色体区域,改变了类人猿等制造关键发育蛋白质的方式。这一发现还表明,这种基因变化带来了一个不太明显但危险的影响:在脊髓中出现缺陷的风险更高。

美国哈佛大学进化生物学家Hopi Hoekstra说,这项工作不仅解决了“是什么让我们成为人类的有趣问题”,而且为这种变化是如何发生的提供了新见解。

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研究基因组进化的研究生夏波(音译)说,他小时候就想知道为什么人没有尾巴,几年前的一次尾骨损伤重新激发了他的好奇心。近年来,大量灵长类基因组已经被测序,因此他开始寻找在尾巴发育过程中发挥作用的基因在猿类中的变化。在一个名为TBXT的基因中,他发现了一种名为Alu的序列,这种序列存在于所有类人猿中,但在其他灵长类动物中缺失了。

Alu序列可以在基因组中移动,有时被称为跳跃基因或转座因子。研究人员表示,它可能是古代病毒的残留物,在人类基因组中很常见,约占人类DNA的10%。有时,Alu的插入会中断基因并阻止其蛋白质的产生。在其他情况下,这些序列有更复杂的作用——改变蛋白质表达的位置或方式。

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进化生物学家Pascal Gagneux说,这使得它们成为进化变异的巨大驱动力,而且保留了有益的变化。

TBXT编码一种名为鼠短尾突变体表型的蛋白质,这种蛋白质的突变会导致老鼠尾巴变短。乍一看,类人猿特有的Alu序列似乎没有引起任何显著的基因破坏。然而,在进一步观察后,夏波注意到另一种Alu序列也潜伏在附近。这种序列在猴子和猿类体内都存在,但他意识到,在猿类体内,这两个Alu可以黏在一起,形成一个循环,进而改变TBXT的表达,由此产生的蛋白质会比原来的蛋白质短一点。Hoekstra说,这“非常巧妙”。

事实上,夏波和同事发现,人类胚胎干细胞可以产生两种TBXT信使RNA,一种较长、一种较短,而老鼠细胞只产生较长的转录拷贝。然后,研究人员使用基因组编辑器CRISPR移除了人类胚胎干细胞中的一个Alu序列。结果显示,失去任何一个Alu序列都会使信使RNA的短版本消失。

夏波和同事利用CRISPR技术让老鼠体内出现了TBXT的缩短版本,以评估这种简化的猿特有蛋白质可能如何影响尾巴发育。相关结果近日发表在bioRxiv上。研究人员表示,携带两个缩短基因副本的小鼠无法存活,但携带一个长版本和一个短版本的小鼠出生时尾巴长度各异——从完全没有到接近正常。

研究人员认为,短型TBXT干扰了尾巴的发育。纽约大学朗格尼健康中心发育遗传学家Itai Yanai表示,其他基因必须协同工作,以消除猿类和人类的所有尾巴发育,但猿类特有的Alu插入“可能是一个关键事件”。

另一方面,这些转基因小鼠的神经管问题异常严重,也就是发育脊髓缺陷。这类出生缺陷会导致脊柱裂和无脑畸形(大脑和颅骨部分缺失),它们在人类中相当常见,每1000名新生儿中就有1名受到影响。

Yanai说:“显然我们为失去尾巴付出了代价,但同时肯定从中得到了明显的好处,无论是运动能力的提高还是其他方面。”(唐一尘)

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网,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,内容..归属原作者及站点所有,如有对您造成影响,请及时联系银川温泉小镇景点予以删除!